<small id="jawwp"></small>
    <sub id="jawwp"></sub>

    1. <li id="jawwp"><center id="jawwp"></center></li>
      <menu id="jawwp"><em id="jawwp"><font id="jawwp"></font></em></menu>

      <object id="jawwp"><code id="jawwp"><ol id="jawwp"></ol></code></object>
    2. 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小老師大老師

      來源:發布者:朱海紅時間:2019-09-24

      童年是人生中最短暫的時光,卻也是人一生中最難忘、最令人留戀和懷念的時光。每每想起孩提時代,腦海中就浮現出幼兒園時的兩位老師。

      上世紀七十年代,村里兩年制幼兒園分為大、小班。小班的老師姓李,十七八歲的樣子,嬌小而漂亮,瓜子臉,大眼睛、一笑臉上露出兩個怪好看的酒窩,走起路來兩條烏黑的辮子在身后一甩一甩的。大班老師姓張,約莫二十五六歲,高高的個子,長圓臉。幼小的我們哪知道老師姓甚名誰,因見小班老師嬌小,就呼之為“小老師”;大班老師高大,便稱之為“大老師”。

      小老師不但人漂亮,說起話來也如畫眉鳥一樣悅耳動聽。她教我們寫字母、數數、唱兒歌。那時我們書包里都有一塊“石板”,用石筆在上面寫字。小老師給我們每人發了一個生字本,只在寫作業時用。記得我每次總是第一個寫完作業,高高興興拿到小老師房,而每次她都微笑著給我作業本上用紅筆寫一個大大的“優”字,讓我感到十分自豪。

      我們的教室在一個土房子里,沒有窗戶。墻壁是土的,沒有任何粉刷,地板也是土的。也沒有課桌,每個孩子從自家帶一個小板凳。墻上懸掛了幾張圖畫,記得有一張是一個老奶奶挎個籃子,大概是在撿麥穗吧。

      小老師給我們講“海娃放羊”“王二小”等故事,還給我們唱“歌唱二小放牛郎”,“牛兒還在山坡上吃草,放牛的卻不知哪兒去了……”優美的歌聲在教室回蕩,深深打動我們幼小的心靈。

      在一個春暖花開的日子,她帶著我們來到田野里,大家采野花、捉蝴蝶,在草地上打滾,瘋跑嬉鬧,小老師還和大家一起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后來我的手沒留神被荊棘劃破了,看到滲出血來,嚇得直哭。小老師小心地抓起我的手看看說,不要緊的。她采來一種鋸齒狀的草,揉碎了敷在傷口處,果真止了血,也不再痛了。

      我上初中時,小老師嫁給本村一個退伍兵。我已經好多年沒見過她了。

      大老師很和藹,說起話來一板一眼。雖說看起來不茍言笑,可聽說她戲唱得好,十七八歲時在村里唱“家戲”和她現在的丈夫在一起搭檔,后來也算是“假戲真做”,自由戀愛了。

      我們沒見過大老師唱戲,卻吃過大老師的蘋果。那年冬天,因為幼兒園沒錢買炭生爐子,大老師就讓我們搬到她家的窯洞里上課。向陽的窯洞很暖和,還有大大的窗戶,寬敞明亮,比我們幼兒園那個陰冷黑暗的土房子強多了。

      那時我們沒有課本,主要是聽老師講。有一次上算術課,大老師問誰能從100倒著背到1,其他同學都不吱聲。我自己也從沒試過,但還是大著膽子舉了手。當我真的流利背完時,大老師帶頭給我鼓掌,我心里甭提多激動了。

      還有一次,大老師給我們講“咕咚”來了的故事。為了增強故事的形象性,她端來一盆水,又喊女兒去取一個蘋果來。她女兒約莫三四歲,紅蘋果似的小臉,非常可愛。故事講完后,大老師用小刀把蘋果分成許多份,我們二十多個同學都分了一小塊,酸酸的,甜甜的,很好吃。

      一晃近三十年過去了,一次在縣城碰上大老師,她和在水利局工作的女兒正在街上買衣服。大老師身體有些發福,頭發已經斑白,但依稀還若當年的容顏。我和她打招呼,她笑著問我是誰。老師教過多少學生啊,她是記不得我了,但在學生心目中,一輩子也不會忘記自己的老師的!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苍苍影院午夜最新伦理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