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psxhj"></nobr>
<th id="psxhj"></th>
<th id="psxhj"></th>
    1. <span id="psxhj"></span>
      1. <dd id="psxhj"><pre id="psxhj"></pre></dd>

        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鉤沉>

        鹽商往事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09-27

        不是讓你知道,是讓你現在就去。(孟老板)

        這都什么時辰了,明天不行嗎?(我)

        去找老張,今天是弄不出來了,先放在他那。你要是放心的話,直接讓老陳頭兒送去也行。(孟老板)

        這有什么不放心的,老陳,老陳頭兒!(我)

        老陳頭兒聞聲跑進來,問:有什么吩咐?大少爺。

        我把金老鼠丟給他說:送去張記金匠鋪,打個純金的煙桿兒,連鹽袋也要金絲鎖子的,回來孝敬孟老板。

        別,我不想整天被賊盯著,打成什么玩意兒你隨便,打回來也是你自己留著。(孟老板)

        我說孟老板,你今天吃錯什么藥了?(我)

        我?我吃錯什么藥?要說吃錯藥,也是被你氣的,王家都派人主動上門了,你小子有什么好扛著的?還拿自己當皇親國戚了!(孟老板)

        我擺擺手,讓老陳頭兒出門。

        大少爺,還是打成純金煙桿兒嗎?(老陳頭兒)

        算了,你讓老張頭兒看著打吧。(我)

        老陳頭兒得令去了,我回頭看孟老板一眼,說:還有事嗎?

        孟老板繃著臉看我,忽然扭轉臉笑了,嚇我一跳,這老小子今天晚上已經是嚇我兩跳了。

        你干什么?有事兒說事兒行不行?(我)

        你,你答應娶王家的大丫頭了?(孟老板)

        我坐塌上,緩緩嘆了口長氣,說:您老操持這個家也不容易,既然閔荷已經去了,我娶誰都無所謂,就遂了您老的心愿吧。

        孟老板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整個人差點沒蹦起來,扯開嗓子喊:這就對了!

        不過,聘禮之類的破事兒,你可別來煩我。(我)

        你放心,你放心。(孟老板)

        孟老板心滿意足地去了,臉上幾乎泛起容光,挑簾出屋,耳聽得是哼起了小曲兒。

        我一下子倒在塌里,閔荷的笑靨又開始在眼前亂晃。也不知道恍恍惚惚地過了多久,她那張帶著英氣的臉忽然真切起來,略帶生氣的問我怎么不娶她。我上前一把將她捉在懷里,連說了三遍“我只想娶你”,才發現懷里抱著的是一個枕頭,閔荷正站在一邊笑。我再要上前時,忽然整個人如墜深淵,好不容易落在地上。我趕緊睜眼看,到底是一場南柯之夢。伸手摸摸臉,才知道一片濕漉漉的,居然在夢里哭了一回。

        起身推開窗,星空稀落,月亮卻低得像是掛在了樹梢。靜悄悄的院子落葉可聞,原來夜已經深了,整個鹽湖城都沒了動靜。猛地,我想起了黃三爺的那個錦盒,轉身挑燈去找,很快在桌旁找了出來,再拿起來打開夾層,里面果然是一個錦囊。打開來看,里面有半截竹筒,我認得這是裝信箋用的器物,在頂頭上輕輕一扭,便抽出一封信箋來。

        吾兒:

        見字如晤。

        為父不慈,未養而亡,望念母恩,多加體涵。

        今有一事,相托與汝。

        吾有故友,家在城北,皆呼吳郎,兩兄弟也。

        弟吳錦惟,膝下一女,喚小扇子,名吳瑜娘。

        昔日煮酒,曾指腹約,若生男女,當作良緣。

        此至。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苍苍影院午夜最新伦理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