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psxhj"></nobr>
<th id="psxhj"></th>
<th id="psxhj"></th>
    1. <span id="psxhj"></span>
      1. <dd id="psxhj"><pre id="psxhj"></pre></dd>

        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經濟>

        打造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的“運城面粉”

        優質不優價 運城小麥價值被嚴重低估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09-30

        要說運城面粉,須從運城小麥說起。

        運城地處國家確定的黃準海小麥生產優勢區城,具有得天獨厚的區域優勢。近年來,我市小麥種植面積基本上穩定在400萬畝以上,總產量14億公斤以上,是山西省小麥生產大市。

        根據山西農業大學農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小麥產業技術體系冬春混播區栽培崗位科學家、農業部小麥專家指導組成員高志強提供的統計數字,近兩年,我省小麥播種面積穩定在800萬畝以上,全省的小麥種植主要分布在運城、臨汾和晉城三市。但從種植面積和產量上,運城都要比位居第二的臨汾高出100多萬畝和30多萬噸,山西“烏克蘭”的地位依舊穩固。

        今年,位于芮城縣古魏鎮縣南村的120畝“煙農999”小麥高產示范田,平均畝產達到了725公斤,創我市歷史新高,與山西省紀錄只差6.7公斤。

        優質的小麥帶來優質的面粉,優質的面粉又催生出永濟餃子、扯面,稷山餅子、麻花,聞喜花饃、煮餅,平陸油潑面等名優小吃。以永濟面食為例,目前永濟人在全國各地開了約兩萬家飯店,從業人員六七萬人,除了臺灣,永濟人將飯店幾乎開到了全國各地。據當地人社部門“最保守的估計”,僅餐飲業一項,每年會給永濟帶來二三十億元的純收入。

        但是,運城小麥和運城面粉好,只是“墻內開花墻內香”,出了運城特別是出省之后,知名度就急劇降低,更談不上變現的重要前提——市場號召力了。

        從經濟學上講,決定產品價格的,并不是原料的成本,甚至有時也不是產品的自身價值,而是供求關系。由品牌為核心的市場號召力直接決定了市場上的供求關系,供求關系又決定了價格高低。市場經濟不相信眼淚,有時甚至連質量也不相信,這在運城小麥和運城面粉優質不優價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四混”式經營

        把“豬肉”當成“蘿卜”賣

        市場沒有給運城面粉應得的價格,問題出在我們身上,是我們小麥種植、加工、銷售上的硬傷,抵消甚至是拉低了我們產品本來的質量和價格。其中,最大的硬傷就是混種、混收、混儲、混磨的“四混”式經營。

        全市小麥種植品種多達四五十種,哪種都沒有形成真正的規模優勢。種植是多種品種的混種,收購和存儲又是混收和混儲,這就導致了我們的大部分小麥,只能充作價格最低、供大于求的中筋小麥使用,不僅本身價值被嚴重低估,還不利于工業化的大規模收購與加工。各種品種的小麥混雜在一起加工,磨成的面粉自然也是按照最低級的產品價格出售,利潤白白流失。

        大家知道,現在的面粉消費市場,分類非常精細,蒸饅頭、包子的時候,需要的是中筋小麥,要求起發度好,白、亮、不萎縮;做水餃的時候,需要強筋小麥,要求粉色潔白、面筋高、餃子表皮光滑耐煮;用于餅干、糕點加工時,最適合的又是弱筋小麥……

        不一樣的用途需要不一樣的品種,又決定著不一樣的價格。就像我們銷售蘋果一樣,80毫米規格以上的可能賣4元,60毫米規格以下的可能只能賣到0.2元,我們從種植到加工不分級地全部混在一起,自然價格就大打折扣了。

        我們的蘋果種植,通過幾十年的市場訓練,終于形成了分級生產、采摘和銷售的思維,但可惜的是,我們這方面的市場思維還沒有遷移到小麥產業上。

        導致混種的原因,除了市場理念以外,經營規模偏小偏散也是重要原因。目前全市小麥生產規模在500畝以上的家庭農場、合作社、龍頭企業有115個,其中規模在1000畝以上的有52個。但更多面積分散在普通農戶的手中,他們很大一部分可能只種幾畝地,分散經營、分散決策客觀上導致了種植和收割的混雜。

        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下,李孝斌探索的以“五統一”為核心的農業種植“全程托管”模式,就顯得非常有價值了。在他的3500畝托管土地上,他統一組織采購種子、化肥、農藥,統一組織耕種,統一進行病蟲害防治,統一組織收獲、運輸,統一進行秸稈還田。

        這些“統一”,除了發揮規模優勢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外,還解決了小麥種收中的混雜問題,降低了連片種植的決策、溝通和實施成本,提高了土地產出效益。

        對此,運城市農業農村局局長李堯林表示:“只有充分認識到我們的差距,才能精準的找好發展突破口,在布局區域化、經營規模化、生產標準化、發展產業化等方面綜合發力,做到專種、專收、專儲,全面提高我市小麥商品品質、營養品質和加工品質,真正實現小麥生產的優質專用。”

        背靠研發“大樹”

        更要“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關鍵在科技進步,要在源頭上大力推廣應用小麥新品種,加強產學研合作,實施優質糧食工程。在這方面,運城有著特殊的優勢。

        在馮樹英的帶領下,運城市藍紅雜交小麥研究中心科研人員經過40多年的自主創新,創造了全新的F型小麥不育系和保持系,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已經培育出增產達15%以上的小麥雜交種,超過了美國等發達國家,達到了世界領先水平。

        馮樹英表示,下一步將力爭盡快選育出高產、優質、高效的小麥雜交種,實現雜交小麥的大面積推廣,為促進我市農業升級和經濟發展,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作出新的貢獻。

        省農科院棉花研究所的駐地就在運城,我們有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優勢。該所研究員、麥類作物研究室主任柴永峰說:“下一步,我們的工作重心也將從傳統育種目標和栽培技術研究,向滿足‘運城面粉’品牌創建需要和專用型、功能型小麥產業鏈條延伸需要轉移,以優質、專用品種培育和高質、高效栽培技術研究支撐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

        有了科研部門的支撐,我市今后還將加強技術培訓和指導服務力度,在全市水地小麥推廣“二水二肥一拌種”“寬幅播種增群體”“一噴三防促粒重”等集成栽培技術,在全市旱地小麥推廣寬窄行探墑溝播、“一穩四改”綠色高效栽培等技術。結合運城實際,新上一批高產、多抗、專用型小麥品種,提高運城小麥品質。要大力發展功能性小麥,根據不同小麥的筋度進行專用性分析,以強筋、中強筋、中筋小麥的不同用途進行專用型種植,抓好富硒等功能小麥的種植,提高產品附加值、市場占有率和市場競爭力。要進行連片集中區域性布局,一個縣確定一個品種,實施統一地塊標準、統一種植品種、統一技術規程、統一配方施肥、統一訂單收購“五統一”管理模式,通過集中連片種植,發揮規模效應,提高市場話語權。要建立標準化的質量管理體系,推進種子生產、種植管理、運輸收儲、加工包裝過程的規范化,積極爭取歐盟、美國等發達國家的有機產品認證,讓“運城面粉”在國際市場浴火淬煉、占有一席之地。

        自家低價賣小麥

        再高價去買別家面粉

        打造“運城面粉”區域公用品牌,小麥加工是一個關鍵環節。

        我們的問題首先表現在小麥的加工轉化率低上。據統計,全市面粉加工企業共有100多家,小麥年加工能力僅有5億公斤左右,只占小麥產量的三分之一。其中,我市日加工小麥100噸以上的較大企業只有29家,其余大都是一些小作坊,而且大多數開工率還不到40%,沒有形成大工業生產能力。

        只有比較,才能發現我們的不足。

        從全國面粉加工產業來看,位于第一集團的一些知名企業體量都很大、管理精細、品牌度高,由此形成了低成本、低價格的競爭優勢。比如五得利集團公司,目前日加工能力達到了4萬6千噸,在建項目投產后將達到6萬噸。以“打造晉陜豫黃河金三角地區最大面粉企業”為目標的“山西董村農場有限公司”,目前年可加工小麥原糧5萬噸,僅僅相當于五得利公司一天的加工量。

        加工能力不足,已成為制約“運城面粉”發展的重要因素。運城現在小麥產量大概在14億公斤,每公斤收購價在2.3元左右。如果把小麥當做原料賣出去,產值只有30億元左右。如果加工成普通面粉賣出去,產值就是60億元,增長近一倍。如果加工成優質面粉,打造成像河套雪花粉一樣的品牌,產值可能會達到200億元左右。我們自己生產的小麥不加工,只作為最初級的原料賣給外地企業,卻花費更大的成本購買著外地面粉,白白流失了大量的利潤。

        一方面,我市的面粉加工產業因為企業規模小、加工能力不足而成本高、市場競爭力低,同時又因為競爭力低導致了企業開工率低和加工能力過剩。這樣看從矛盾的循環鏈條,讓我市多年來一直局限在糧食種植大市,而沒有轉型為糧食加工大市。加工鏈條短、自主創新能力弱,自動化、智能化水平較低,導致著我們的產品“同質化”嚴重、結構性矛盾突出,附加值低下,大多數產品在低價位區間慘烈競爭,而利潤率更高的高價位區間則鮮有運城產品的身影。

        在糧食加工產業,我們的欠缺是體系性的,比如面粉產品在清潔度(微生物指標)、健康性(產品營養均衡)、穩定性(能滿足工業化和作坊化的需求)、方便性(預拌、運輸及包裝形式的變化)、適應性(既要適應面制品的品質需求,又要適應不同的制作要求)等等方面,都需要整體上的提升。

        河南工業大學糧油食品學院溫紀平教授分析:“如今的小麥加工產業,規模化、產業化趨勢已經非常明顯。”

        為此,在運城市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工作會議上,運城做出了抓緊組建“運城面粉”加工產業聯盟的決策。我們將加快篩選具有一定規模的10家以上面粉加工企業,發起成立運城面粉加工產業聯盟;大力培育和扶持3至5家日加工能力在300噸以上的大型龍頭企業,支持他們圍繞市場需求,針對高端消費群體,開發不同系列、不同品種、不同功能的多元化產品,搶占國內外市場。同時建立健全“運城面粉”質量標準、檢驗監測、監管體系,全力推動運城面粉加工實現規范化、標準化和規模化生產。

        總之,我們要通過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引導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龍頭企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等新型經營主體和廣大農戶積極適應小麥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需求,主動由“產量導向”向“質量導向”轉變,由“產品導向”向“商品導向”轉變,在全市生產一線營造種好優質專用小麥、實現糧食生產高質高效、推進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濃厚氛圍。努力培育“運城面粉”的商品鏈、供應鏈、價值鏈,力爭通過三至五年努力,把“運城面粉”打造成為我市農業產業化的新名片。

        9月25日,萬榮榮河中里莊農民李孝斌,站在自己的3500畝“全程托管”服務示范基地里,手拿話筒,面對陜西、山西農村農業部門前來調研的領導,又一次、更加起勁地講起了自己“全程托管”的探索和經驗。

        “你的地,我來種,管理有我,糧食歸你”,這種完全意義上的糧食種植托管,讓李孝斌成了省市農業部門掛了號的紅人。

        他的“更加起勁”,源于前段時間運城市召開的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工作會議,會上提出的創建“運城面粉”區域公用品牌和推動小麥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決策,讓他欣喜不已。

        以此次會議為新起點,運城,正式拉開了向“運城面粉”進發的號角。那么,在我們實現“國家級區域公用品牌”目標的征程上,還有哪些難關需要我們征服呢?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苍苍影院午夜最新伦理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