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24yez"></source>
      <sub id="24yez"><tr id="24yez"></tr></sub>

    1. <u id="24yez"><sub id="24yez"></sub></u>

      <wbr id="24yez"><big id="24yez"></big></wbr>

      <mark id="24yez"><noframes id="24yez"></noframes></mark>
    2. 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風箱的故事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梁 冬時間:2019-10-10

      作為一個年過古稀的人,親身經歷了新中國幾十年來的點滴變化,體會是極為深刻的。特別是在博物館里,看到一些農業耕作老物件、家庭日常舊用具,就感到特別親切,一些流年往事,便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上世紀70年代以前,我們地處的黃河流域,鄉下做飯家家戶戶都要用風箱。用泥磚或者土坯盤起來的鍋灶,與家里土炕接通,冬季做飯,煙火從炕洞里抽出去,既做了飯,又取了暖,一舉兩得。風箱如影相隨,發揮著它不可或缺的功效。

      用風箱做飯,現在成了稀罕事,風箱也成了博物館的陳列物。而當年的我們,要經常與風箱打交道,每每做飯,少不了參與。大人做面條蒸饃,拉風箱便成了孩子們的活計。

      風箱一般用桐木板制作,與灶臺同高,內裝一塊四邊嚴實可前后移動的橫向隔風板和向外延伸的推拉桿,通過人力推拉,小風門一開一閉,將產生的風送到爐灶內,助煤柴燃燒。每到做飯的時候,你看,仿佛誰在下一道無形的命令,家家戶戶的房頂,飄起了裊裊炊煙;你聽,街頭巷尾,“啪嗒、啪嗒”的風箱聲不絕于耳,恰似一支奏不完的交響曲。 

      一次,家里早上做飯,我搶著拉風箱,拉了幾下感覺風箱沉沉的,很費勁,又感察到有什么東西在動,并發出“吱吱”的叫聲。我不明就里,下意識地把風箱木蓋捅開,一個小東西突然竄了出來,差一點撲到我的懷里,把我嚇了一跳。愣過神一看,原來是一只老鼠鉆到風箱里了。從那以后,我對“老鼠鉆進風箱里——兩頭受氣”的歇后語,有了真切的體會。

      那時居住的農家屋小且窄,推開門,屋子里做飯鍋灶、案板、土炕,盡在眼底。做飯時蒸汽騰騰、煙霧繚繞;吃飯時,從案板下拉出一張小方桌,取幾個小板凳,一家大小五六口,圍坐而食。吃的菜大多是家里腌制的蘿卜酸菜芥菜疙瘩,一個粗糧饃饃幾個紅薯,泡在稀稀的米湯里,只要能填飽肚子就算不錯了,沒有什么過高的奢求,有時炒兩個雞蛋,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在缺吃少穿的日子里,只要我參與了拉風箱做飯,便會在家里人面前顯示自己的貢獻,夸耀地問大家:“今天的飯火候不錯吧!”

      有一次,我卻差一點讓父親打了屁股。上學后,我識了不少字,不管干什么都喜歡拿著書鉆空子看。那次蒸饃,需要連續拉四十多分鐘的風箱,我邊拉邊看,后來著迷了,拉著拉著節奏漸漸慢下來,最后干脆停下來了。原來冒著騰騰熱氣的蒸籠,熱氣漸漸小了。母親及時發現了,喊了一聲:“你發什么昏,這鍋饃蒸不熟,小心你爸打你!”于是我趕緊“啪嗒、啪嗒”地加快了速度,多燒了好幾分鐘,才將那鍋饃蒸熟了。

      別看那時候家里孩子多,但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分工,都要盡己所能為家里干活。像我這樣大的男孩子就是燒火、磨面、割草、拾柴,姐妹們洗衣、切菜、搟面,各種家務活樣樣都拿得起。不像現在家里一兩個孩子,嬌生慣養,一切家務活都有父母包辦,長大后,離開父母什么也不會干。

      如今,風箱被冷落了,這是社會的發展,時代的進步。從風箱火爐到煤油爐、蜂窩煤、液化氣、電磁爐、天然氣,不僅方便衛生,而且能凈化環境。

      我的心愿之一,就是看一看兒時的風箱,聽一聽“啪嗒、啪嗒”的悅耳聲音,吃一次拉著風箱做的大鍋飯。因為,那里有我童年純真溫暖的夢。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苍苍影院午夜最新伦理2019